最后的入侵
- 176 次检阅

一生命是由无数个巧合加上无数次的错误组成的,不相交的路程或许会在某一个时刻变成统一的线路,可惜,结果不一定圆满,故事,才刚刚开始

男孩??请允许我这样称呼这个已经20岁善良而内向的小伙子??一个黑客。黑客也是人,一名怎样的黑客取决于他是怎样的一个人。如 果说因为性格内向和对技术本身的热爱让男孩成了一名黑客,那么男孩的善良则决定了他是一个遵守黑客守则的黑客:他总是会在找到漏洞之后,通知相关的人进行 修补。

是的,提到一个次:善良。在这样的一个时代,这种东西几乎成了一个中性甚至是贬义的词,听到后马上让人想到的是??懦弱或者苍白 ??可我实在找不出更恰当的词语来形容这个男孩,似乎只有善良,才能准确表达出那种印象。就像描述对大海的印象时,最经典的话总是说:“都是水!”

一次,利用一个漏洞他很轻易侵入了一台PC,像往常的做法一样,他在PC的桌面留了一个文本,告诉对方存在的漏洞以及修补方法。不 过,当他过几天再去检查那台PC的时候,发现漏洞依然没有堵,他当初的那个文本也还留在桌面上。惟一的不同是,文本后面有了一段PC主人的回复:“你说的 那种补漏洞的东西是不是一种胶布的品牌啊,我去超市怎么买不到呢?”……男孩笑了。

男孩入侵的那台PC的主人是一个女孩。

两个人利用电脑桌面上那个文本开始彼此的交流。这该是多么浪漫的一件事情:两 个文本毫不相干的人开始通过一个文本??也仅仅通过一个文本??开始了交流,从陌生到熟悉,甚至有了只属于彼此的一些词语和秘密??在想爱、想被爱的时候 遇到一个同样一个想爱、想被爱的人,爱情就是这么简单的事。

男孩和女孩同样也遇到了这件“简单”的事情,惟一不同的是他们都不曾告诉对方,只是默默。对啊,这本来便是一份柏拉图式爱情,也许本便就是不需要表白,更何况,这是一个内向的男孩和一个天性害羞的女孩。

当那个文本快100K了,女孩问:“如果换了一个人在用我的电脑,在这个文件上留言,你能知道那不是我吗?”

男孩说:“能。只有你才是你,我可以感觉到。”

女孩终于又说:“我发现,我喜欢*了。”

男孩犹豫良久:“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男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谎,几个声音同时在脑子里回荡??而女孩的问,在经历了风雨后回首看来是那样的明晰!

女孩搬家了!而且换了一台电脑,但女孩没有告诉男孩。搬家,换电脑,这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,但对那个时候的男孩和女孩来说,却意味着失去联络??请不要去责怪女孩,女孩把那个文本拷到了新电脑的桌面上,她以为那样,男孩就还能找到这台电脑,还能继续和她说话。

当连续好几天男孩没有在文本上留言的时候,女孩真的着急了。女孩甚至整天开着电脑,等男孩来,在文本上跟她说话。

可惜……男孩一直没有来……

女孩终于明白她和男孩已经失去了联系,她甚至也去了解安全知识,和其它人不同的是,她是为了让自己的电脑更容易被入侵。她依然每天打天桌面上的文本,并在上面告诉男孩,自己一直在等他。她相信,男孩一定还能找到她的电脑。

男孩发现那个IP段再也扫描不到女孩的电脑了。想起女孩偶然提起过一次不久会搬家,男孩把扫描的IP段扩大到所有可能的范围。他甚 至放弃了他一直恪守的黑客守则,利用了他入侵了的近百台服务器不分日夜地起帮他扫描,他疯狂地要找到女孩。结果是那样的让人难以接受:他失败了!用千万次 努力,也无法重现最初的一次偶然,这不得不让人想起一个字:缘!

男孩意识到女孩换电脑或者重装系统了。他坚信,女孩电脑的桌面一定还保留着,于是他做出来一个比原来的扫描要疯狂几万倍的决定:入侵所有可能的电脑,直到找到女孩的电脑。

男孩的毅力让人惊叹,男孩的技术同样让人佩服得无话可说。他甚至写出一个自动入侵电脑并且自动传播的极为高超的程序,并通过搜索桌 面是否有那个文本作为判断是否是女孩的电脑,如果找到则发一封EMAIL回来,并在女孩的电脑开一个后门以便男孩连接。半年后,当男孩从邮箱里面收到一封 由自己程序发回来,报告女孩电脑已经找到的邮件时,然后连上了女孩的电脑。

当他打开那个文本的时候,上帝啊,真的找不出什么词语来描述男孩此刻的心情,男孩不仅看到了女孩一直等待留下的呼喊,更看到了一个冒充自己的人,而女孩一直把他当作自己!生命的美妙和痛苦都来自转折,而这样的转折给男孩的只有一牌空白。

男孩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把他离开后的留言看完,心中的痛苦难以名状。男孩决定离开,因为他不想给女孩带来更多关于真假的困惑,因为他相信:冒充他的人最初也是好心的,更重要的是,他能看出,他们之间已经有感情,尽管彼此也还是没有说??就像最初的男孩和女孩。

通过刷新文本,男孩注意到女孩正在和那人说话。

女孩说:“我,发现,我真的很喜欢你。”于是他迅速刷新文本,想知道那人会怎么回答。一切似乎都在重演半年多前的一幕:良久,那人终于打出几个字“我们只是朋友”,男孩快速的把那几个字删掉,然后写上“我也很喜欢你”,接着迅速保存,断线,离开了女孩的电脑。

男孩久久的盯着屏幕…….此刻的脑海里想着他们…..

男孩曾经错过,他不想让另一个男孩也错过,更不想女孩再一次失望。关于真与假,已经不再重要。



这是男孩作为黑客的最后一次入侵了,或许这样只是一种仪式,但在这段青涩的初恋面前,男孩把这个仪式进行得像一个虔诚的信徒??超市买不到的胶布或许能再遇上,但是那已经是另外一块胶布,无法比较,因为一一在心中的分量已经改变了

分享到:

这篇文章还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